Vos achats

Votre panier est vide !

Vous n'étes pas identifié

Connexion
  

Newsletter

Envoyer
Contes extraordinaires du Pavillon des Loisirs聊斋志异Liaozhai zhiyi

Contes extraordinaires du Pavillon des Loisirs

聊斋志异

Liaozhai zhiyi

Auteur

PU Songling - 蒲松龄


Editeur

Zhonghua Shuju - 中华书局

12,50 €

Indisponible pour le moment Quand ce titre sera-t-il disponible ?

Paru le : 01 Novembre 2013
EAN 13 : 9787101097566

Résumé
Vingt-six des meilleurs récits du fantastique chef-d'œuvre du maître de l'étrange chinois, Pu Songling (1640-1715).


编辑推荐

《中国古典小说最经典:聊斋志异》是我国著名文学家蒲松龄所著的文学巨著。《中国古典小说最经典:聊斋志异》分为12卷,收录短篇文言小说491篇。蒲松龄在继承魏晋志怪和唐宋传奇传统的基础上,以隽永之笔、博爱之情,取得了中国文言小说创作的成就,《中国古典小说最经典:聊斋志异》也就成为一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不朽作品。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蒲松龄

序言

中国文言小说在唐宋时期达到顶峰之后,便慢慢走向衰落,在明代表现得最为明显。然而,人清不久,蒲松龄却继承魏晋志怪和唐宋传奇传统,以隽永之笔、博爱之情写就《聊斋志异》,如奇峰突起,达到了中国文言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
蒲松龄(1460—1715),字留仙,号柳泉,淄川(今山东淄博)人。他从小天性聪慧,诗文出众,名扬乡里。他热衷功名,参加乡试却屡次失败。三十多岁以后,迫于家贫,他开始了教书先生的生涯,“五十年以舌耕度日”,直到七十岁才撤帐回家。七十一岁时,蒲松龄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五年后辞世。蒲松龄具有多方面的文学才能,著述丰富。但真正使他在文学史上确立崇高地位的,却是他的《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一生精力所聚”之书。他一生都十分喜爱志怪故事,并着意搜求,致力创作。其故事的来源十分广泛,所闻所见,随时记录。此书在他四十岁左右就已经完成,以后又几经修订、增补,终身反复经营。他在《自志》中又说:“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亦足悲矣。”为什么称作“孤愤之书”呢?蒲松龄个性朴厚,重视名义,自幼便以气节和才华自负,但却命运坎坷,科举失败,内心郁结,不得已转而创作。所以,《聊斋志异》是蒲松龄藉以抒发内心愤懑、寄托生活理想的作品。
蒲松龄一生失意科场,对试官的昏聩、科场的弊端、士子的痛苦与渴望都了解极透,体会极深。在《叶生》一篇中,叶生“文章辞赋,冠绝当时”,可连个秀才也没有考上,困顿而死;死后变成鬼魂,教授后代,通过学生以显扬自己的才学。《素秋》、《神女》写科场之营私舞弊,《司文郎》、《于去恶》讽刺考官之无能昏庸,《王子安》、《续黄粱》嘲笑士子醉心功名等等,写来冷峻辛辣,激怨之情溢于言表。
《聊斋志异》中数量最多的、也最精彩的部分,是那些描写人神、人鬼、人怪之间的婚姻爱情故事。在这里,蒲松龄推崇一个“情”字,为了情,可以不避生死,不论阴阳,可以感天动地,起死回生。《香玉》中黄生爱上白牡丹花妖香玉,不幸花为人移去,黄生日日哭吊,感动花神,使香玉得以复生。《连城》中的连城与乔生相爱,不惜割却心头肉,最后还魂复生,结为夫妻。《竹青》中鱼容与患难相爱的神妇竹青南北分离之后,每当思念之时,只要披上竹青所赠黑衣,就能举翅蓝天,飞到爱人身边。《阿宝》中孙子楚向阿宝求婚,先是自断肢指,相思成疾时,又离魂追随阿宝,最后化作鹦鹉,不离左右,终于与之结为生死夫妻。这种构思与笔法表明了蒲松龄对传统理教中“灭人欲”的否定态度,尊重的是自然本性、自然感情。《婴宁》、《莲香》、《小谢》、《阿纤》、《红玉》、《青蛾》、《瑞云》、《乔女》、《连琐》、《晚霞》等篇所赞美的正是这种人间至情。
《聊斋志异》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其艺术魅力的根源,在于它一书而兼两体,鲁迅先生称之为“用传奇法,而以志怪”。按照中国文言小说的传统,志怪重传实可信而文字简古,传奇尚绘藻描摹而情节详细。《聊斋志异》内容为志怪,而笔法类传奇。述志怪不满足于简单的搜奇述异,而是托鬼言志,抒发胸臆。作传奇则借用其笔法技巧,推陈出新,意想更加奇特丰富,情节更加奇诡曲折,描绘更加细腻生动,尤其是在刻画人神鬼狐形象上,“以人事之伦次、百物之性情说之”,千姿百态,个性突出。这是唐宋传奇所没能做到的。
《聊斋志异》构思奇幻委曲,记事诙谲曼妙,行文典雅纯熟,风调寒峭高古,它使蒲松龄在世时就获得了极高的声誉。相传当时的大学士王士稹对此书大加推崇,想出重金买下来,又为它作评话,并赋诗云:“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此书刊行之后,风行海内,几至家置一书,脍炙人口。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公认“小说家谈狐说鬼之书,以《聊斋》为第一”。在几千年的中国文言小说史上,《聊斋志异》的地位就如同《红楼梦》在中国通俗小说史上一样,是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
中华书局编辑部
2013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