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s achats

Votre panier est vide !

Vous n'étes pas identifié

Connexion
  

Newsletter

Envoyer
Une fille pour mes 18 ans (capes2016)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Une fille pour mes 18 ans (capes2016)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Auteur

FENG Tang - 冯唐


Editeur

Tianjin Renmin - 天津人民出版社

Résumé
编辑推荐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北京三部曲”之一)书名来源于崔健的一句歌词,以作者冯唐十七八岁时的青春体验为核心,记录作者在八十年代初的北京最初接触暴力和性时的感觉。《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是一部有趣的小说,也是一部忧郁的小说,可以比喻为一部中国特色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名人推荐
有如天籁。
——陈村
妇女们想坐在冯唐的目光里面,其实是因为他活得够累,因为他每摸一个姑娘的手,都要写好几首诗才能平静,每上一个姑娘的床,都要半辈子才能释怀。而每一个让冯唐贼惦记的姑娘虽然无辜却又幸运,因为她们自己看不到的青涩的妩媚和碧桃色的风情都被冯唐深深地收藏在眼睛里、镌刻在身体里。所以,每一个女读者都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冯唐在记忆深处镌刻自己无知无觉流淌过的浑然性感和懵懂风情。
——拉拉

作者简介

冯唐
1971年生于北京,男
1998年,获临床医学博士学位,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2000年,获MBA学位,美国EMORY大学
2000-2009年,全球董事合伙人,麦肯锡咨询公司
2009年至今,任大型国企总裁
古器物爱好者
作家,已出版著作:
长篇小说《欢喜》
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长篇小说《万物生长》
长篇小说《北京,北京》
随笔集《活着活着就老了》
诗集《冯唐诗百首》
长篇小说《不二》
中短篇小说集《天下卵》
随笔集《三十六大》

文摘

我早在搬进这栋板楼之前,就听老流氓孔建国讲起过朱裳的妈妈,老流氓孔建国说朱裳的妈妈是绝代的尤物。我和朱裳第一次见面,就下定决心,要想尽办法一辈子和她耗在一起。
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
“你现在还小,不懂。但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没准也会问你自己,从小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姑娘,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一定要干了她?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旋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蹲号子。之前,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一定要干了她。这样的姑娘,才是你的绝代尤物。这街面上,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一千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有肯定的答案,一千个有肯定答案的人只有一个最后干成了。这一个最后干成了的人,干完之后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没劲儿,真是他妈的操蛋。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去找、去干,这就是志气,就是理想,这就是牛逼。”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老流氓孔建国和我讲上述一席话的时候,背靠一棵大槐树,知了叫一阵停一阵,昭示时间还在蠕动。偶尔有几丝凉风吹过,太阳依旧毒辣,大团大团落在光秃秃的土地上,溅起干燥的浮尘。很多只名叫“吊死鬼”的绿肉虫子从咬破的槐树叶子上拉出长长的细丝,悬在半空,肉身子随风摇摆。老流氓孔建国刚刚睡醒,赤裸着上身,身子还算精壮,但是小肚子已经渐拱,肚脐深深凹进去,脸上一道斜刺的刀疤显得苍白而慈祥。一条皮带系住“的确良”军裤,皮带上有四个排在一起的带扣磨得最旧,像年轮一样记录老流氓孔建国肚皮的增长:最里面一个带扣是前几年夏天磨的,下一个是前几年冬天,再下一个是去年冬天,最外边是现在的位置。老流氓孔建国午觉儿一定是靠左边睡的,左边的身子被竹编凉席硌出清晰的印子,印子上沾着一两片竹篾儿。老流氓孔建国头发乱蓬蓬的,说完上述这番话,他点了根儿大前门,皱着眉头抽了起来。
我爸爸说,他小时候上私塾,被填鸭似的硬逼着背《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四书、五经,全记住了,一句也不懂。长到好大,重新想起,才一点点开始感悟,好像牛反刍前天中午吃的草料。我爸爸总是得意,现在在单位作报告,常能插一两句“浮沉千古事,谁与问东流”之类,二十五岁以下和五十岁以上的女性同事通常认为他有才气有古风。这之间的女同志,通常认为他臭牛逼。
当老流氓孔建国说上述那番话的时候,我一句也听不懂。我也是刚刚睡完午觉,脑子里只想如何打发晚饭前的好几个钟头。

En français

Une fille pour mes dix-huit ans

Qiu Shui est obsédé par les seins des filles. L'une d'entre elles, Zhu Shang, le hante en permanence. Cet adolescent brillant, peu sensible à la morale prodiguée par sa mère ou par son professeur de vie politique, préfère s'en remettre aux conseils de son mentor, un délinquant plein d'expérience, se perdre dans la lecture d'Henry Miller et des classiques chinois de l'érotisme, ou encore miser sur les relations de son père pour tirer son épingle du jeu. Il est prêt à tout pour ne pas se laisser imposer une vision du monde et de son avenir : ni l'argent ni le travail n'intéressent cet enfant de la «réforme économique». Une fille pour mes 18 ans est un roman d'apprentissage d'une grande liberté de ton, mêlant réalité crue, tendresse et humour. C'est aussi le portrait d'une génération iconoclaste dans la Chine des années 80, et dont l'insolence tient lieu de conscience polit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