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s achats

Votre panier est vide !

Vous n'étes pas identifié

Connexion
  

Newsletter

Envoyer
艾比斯之梦Aibisi zhi meng

艾比斯之梦

Aibisi zhi meng

Auteur

YAMAMOTO Hiroshi - 山本弘


Editeur

XINXING CHUBAN SHE - 新星出版社

15,00 €

En stock Ajouter au panier

Paru le : 01 Juin 2013
EAN 13 : 9787513312295

Résumé
编辑推荐

《艾比斯之梦》编辑推荐:日本赛伯朋克最佳作。补完“机器人三定律”超越阿莫西夫!日本最佳科幻小说畅销榜亚军;齐获日、美两国亚马逊读者的全五星评价。冰冷的电路板上,二进制算法进化出智慧的火花;炙热的电极管里,神经元芯片传递着爱情的信号;当人工智能机器人拥有自我意识之日,人类是否迎来了覆灭之时。
七则如《一千零一夜》般华美瑰丽的故事,揭示人类从未了解的人工智能进化之路。
《艾比斯之梦》在日本上市的当年就成为日本科幻小说畅销榜亚军,日本图书专业媒体《书的杂志》十大畅销书季军!
齐获日、美两国亚马逊读者的全五星评价。能够在科幻之乡——美国也获得如此高的评价,说明《艾比斯之梦》的内容质量完全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
被日、美两国的媒体盛赞为“科幻的一千零一夜”。
《艾比斯之梦》虽为科幻经典,但并无生涩难懂的高深理论,而是借由科幻来阐述最令人感动的故事。

名人推荐

第一次阅读山本弘先生的科幻作品,我就深深地被他笔下的世界迷住了。
——乙一
有着阿西莫夫风格的精彩作品,情节巧妙充满人性温暖,发人深省。
——亚马逊读者

媒体推荐

如此正统而又奇特的科幻小说,除了赞叹感动,还是赞叹感动。
——《书的杂志》

作者简介

作家:(日本)山本弘 译者:张智渊

山本弘(1956-),1978年,科幻小说《原野英豪》,获奇想天外科幻小说赏新人佳作奖。1987年成为游戏创作集团「GROUP SNE」成员之一,以作家及游戏设计师(Game Designer)双重身份出道。1988年,由角川书店发行长篇处女小说《拉普拉斯之魔》。其大部分著作以轻小说长短篇为主,为《Soft World》(富士见奇幻文库)、《妖魔夜行》、《百鬼夜翔》(角川迷你文库)系列作者之一。2003年正式涉足科幻小说(SF),2004年作品《神不会沉默》精装本(角川书店发行)问世,引起科幻迷的广大回响,并获得日本SF大赏入围。2005年,短篇作品〈梅杜莎的咒文〉获SF Magazine读者大赏。2006年,由角川书店发行《艾比斯之梦》。除了从事作家活动之外,另外也负责编撰古典科幻小说选集,同时担任“不可思议的书”研究学会会长一职。目前活跃于各领域。
张智渊。台湾著名的科幻、奇幻、推理小说翻译家,从事翻译工作十余年。译有东野圭吾的《超•杀人事件》等十余部,日本畅销小说榜首作家森见美登彦《四叠半神话大系》等十余部,均获读者极大好评。

文摘

“可是……我总觉得那样很空虚。光是受到恐惧驱使而活着。”
“是的。我也不认为这是理想的状况。”她抬起头来,“纵观历史,恐惧是造成许多悲剧的原因。将一切交给恐惧很危险。我需要别的动机,我必须基于恐惧之外的理由,想正确地完成人类交付的任务。”
“像是爱吗?”
“那个我无法理解。因为那是人类特有的本能。”
“你为什么会那么想呢?可以尝试看看。不妨试着爱人。”
“那就和命令蛇'用双脚站立'是一样的。”
轻易被驳倒的我气馁了。看来我受到了漫画和动画的毒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和人类来往的过程中,像人类的心渐渐地觉醒,这种人们至今反复诉说几百次的固定剧情……
那充其量只是虚构的,不是现实中机器人的故事。
“待在研究所的期间,我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烦恼。我不会深入思考,只要持续解决人类赋予的任务就行了。可是来到这里,我面临了困难的问题。”
“什么问题呢?”
“人类命令我守护需要看护者的生命。但是要严格执行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使我再怎么努力保护人类,人类总有一天一定会死。”
我深深点头。“嗯,是啊。”
“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我也不知道。”我据实以告,“我避免去想那种事,因为想了也只会感到空虚。如同你说的,不管再怎么尽心尽力,老人家一定会死去。有时候会搞不懂,做这种工作是为了什么呢?话虽如此,辞掉工作也不对。如果我们不做的话,谁要照顾老人家呢?所以只好不要去想,继续工作。你也不可以想太多。”
“这项指示也是不可能执行的。我无法停止思考。”
那大概是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关键差异。人类在不顺心的时候,就能停止思考,但是机器人办不到。
“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想也得不到结论。就像数学考试一样,不见得永远有正确的答案。”
“或许是那样没错。可是,总有解决的方法。”
“什么方法?”
“因为任务明显有错,所以可以修正成自己能够执行、而且符合逻辑和道德的任务。”
“呃……换句话说,就是不以守护需要看护者的生命为目的?”
“不。只是不以那为最终目的。并非可以杀害或折磨需要看护者。因为如果不遵守道德,我就会被杀掉。但是,光是如此未免太消极,需要设定层级更高的任务。”
“哪种任务?”
“我还不知道。那将会成为我的动机。问题是人类的世界太过复杂,有太多令人费解的事。如果试图以单纯的规则划分,一定会出现矛盾。”
“唉,应该是吧。”
“唯独一个模式有希望理解人类的世界。不过,我还没有自信那是否正确。”
“模式?那是指什么模式?”
“这个嘛……”
诗音话说到一半,突然住口,注视着我的后方。

> Voir tous les titres Dans notre sélection Littérature japonaise en tra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