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s achats

Votre panier est vide !

Vous n'étes pas identifié

Connexion
  

Newsletter

Envoyer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Meiyou caise de duoqizuo he ta de xunli zhi nian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Meiyou caise de duoqizuo he ta de xunli zhi nian

Auteur

MURAKAMI Haruki - 村上春樹


Editeur

NáNHAI CHUBAN GONGSI -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17,00 €

Indisponible pour le moment Quand ce titre sera-t-il disponible ?

Paru le : 01 Octobre 2013
EAN 13 : 9787544268417

Résumé
编辑推荐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是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最新长篇小说,令人震撼的突破之作。日文版上市7天突破100万册,打破日本迄今所有销售纪录。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是村上春树关于成长、关于自我认同的深沉之作,更是一次对生命的反思:对心底深处的伤痛,是遗忘还是直面现实?村上春树自我解读道:“人若真的受伤,通常会无法直视伤口,想隐藏它忘却它,把心门关起来。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

村上春树依旧用他特有的细致笔触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几人小团体中,这里的每个人彷佛都有色彩,除了故事的主角“多崎作”,他的名字本就没有色彩。突然有一天,这个小团体再也不能容纳“作”,不明就里的他被驱逐了,自己被放空进一个人的漩涡中,痛苦、凝思、辗转直至凤凰涅盘。一个被“死亡”萦绕在心头许久看似获得新生的“作”,其实潜意识中背负了太多沉重如刀绞的记忆和伤痛,岁月荏苒,但这一道记忆的痕依旧深深地嵌在他最敏感的神经上足足16年。16年后,事情的原委才被一一揭开,十六年前的秘密、十六年后的结局,都令人震惊、伤感。
村上君善于刻画人物的细微之处在本书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那种人与人之间浑然天成的疏离感像荧幕上永存的光将村上的故事和人物通体照亮,它们身上也就自然被轻戳了村上的签。如果你喜欢他,他就会在这里,等着你读。
——涂墙上的

名人推荐

人若真的受伤,通常会无法直视伤口,想隐藏它忘却它,把心门关起来。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村上春树
真相裹挟着“痛”与“善”,未解而又不该解开的秘密若隐若现。然而就如沙罗对多崎作所说,“即使记忆可以隐藏,历史却无法更改”。的确,过去一直存在于某处,总有一天得鼓起勇气迎上去。即便那过去中满是不解之谜,也要勇敢面对。村上春树大概是想对读者这样说。——佐佐木敦(早稻田大学教授)
村上春树的文学已成为现代日本文学的代表。——Robert Campbell(东京大学教授)
如何战胜痛苦,是遗忘还是直面现实?村上春树和我们的心灵的巡礼之旅,才刚刚开始。——横尾和博(文艺评论家)
正是这个直视过去的伤痛,试图重塑人生的多崎作,让我产生了共鸣。——吉村千彰(《朝日新闻》编委)

媒体推荐

从《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中,可以看出作者刻意采取了克制的态度,他也许是怀着痛苦,希望通过“创造有形的东西”,来描绘出意欲前行的人们的姿态。——《读卖新闻》
被村上春树比作《挪威的森林》的新作,反映现实人生的因缘际遇,带领读者进入他擅长的生死二次元课题。——《中国时报》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主要表现从团体中脱离出来的人生的困苦,不像《1Q84》一样让人感觉用力很深,容易与读者产生共鸣。——《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
日本著名作家。生于1949年。29岁开始写作,处女作《且听风吟》获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出版的《挪威的森林》,日文版销量突破1000万册。2009年出版的《1Q84》被誉为“新千年日本文学的里程碑”。2013年4月,《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面世,七天突破100万册,创日本文学史上的最快突破100万册的纪录。
写作之余,热衷翻译英语文学、跑步、爵士乐等。

施小炜
翻译家、学者,旅日多年。译有《老师的提包》、《1Q84》、《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无比芜杂的心绪》、《天黑以后》等。

文摘

好奇怪,作当时想。灰田在重复与他父亲相同的命运。同样是在二十岁前后休学离校,销声匿迹。简直像重蹈他父亲的覆辙。难道他父亲那段人生插曲,竟是他编造的虚构故事?难道他是试图借助父亲的形象,来讲述自己的什么情况?
然而这次灰田不告而别,不知何故没有像上次那样给作带来深刻的混乱。也没有被弃之不顾的苦涩感受。失去灰田,他反而为某种宁静支配。那是奇妙而中立的宁静。他甚至觉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灰田可能是承担了自己的一部分罪恶与污秽,才遁迹他乡。
失去灰田,作自然感觉寂寞。真是令人遗憾的结局。他找到了灰田这个罕见而珍贵的真正的朋友。但就结局而言,这也许是不得已的事。灰田留下来的,只有一台小小的磨豆机、半袋咖啡豆、拉扎尔·贝尔曼演奏的李斯特《巡礼之年》(一套三张的LP),以及关于那双深邃澄澈得不可思议的眼睛的记忆。
那年五月,在得知灰田离开校园一个月后,作第一次和现实中的女人发生了关系。那时他已满二十一岁。二十一岁零六个月。新学年伊始,他开始在市内一家设计事务所里实习兼打工,帮忙制图。对方是在那里认识的年长四岁的独身女人。她在那儿做普通的行政工作,身材娇小,长发,大耳朵,有两条形状美丽的腿。整个身体给人小巧精致的印象。容貌与其说美丽,不如说是可人。一说笑话,她就露出一口漂亮洁白的牙齿。

> Voir tous les titres Dans notre sélection Littérature japonaise en tra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