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s achats

Votre panier est vide !

Vous n'étes pas identifié

Connexion
  

Newsletter

Envoyer
La Longue Marche : Essai sur la Chine (en chinois)长征:中国纪行

La Longue Marche : Essai sur la Chine (en chinois)

长征:中国纪行

Auteur

DE BEAUVOIR Simone - 西蒙娜-德-波伏瓦

Traducteur

HU Xiaoyue - 胡小跃


Editeur

Zuojia - 作家出版社

18,00 €

En stock Ajouter au panier

Paru le : 01 Septembre 2012
Pages : 421
EAN 13 : 9787506363396

Résumé
编辑推荐

《长征》在1957年在法国出版后轰动一时,它几乎讨论了关于中国的一切,引用了无数资料和数据,加上作者的实地考察和理性分析,其权威性似乎不可动摇,尤其是关于新中国的内容,与当时人们在西方读到和听到的很不一样。它颠覆了西方舆论对中国共产党的妖魔化,让大家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了解了中国的社会主义进程。1959年,《长征》被译成英文,传播更广,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它是研究新中国的必读书之一。——胡小跃

作者简介

西蒙娜•德•波伏瓦(Simone de Beauvoir),20世纪法国最有影响的女性之一,存在主义学者、文学家。波伏瓦一生著作甚丰,其中以荣获龚古尔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名士风流》、被奉为女权主义圣经的理论著作《第二性》和鸿篇巨制的四卷本《波伏瓦回忆录》最为突出。20世纪50年代,波伏瓦访问中国,遂有《长征》(1957)问世。其他重要作品有《女宾》《他人之血》《存在主义与民族智慧》等。
胡小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协会专家会员、全国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法语译审,参加过《世界诗库》《外国文学名著赏析辞典》《世界名诗鉴赏辞典》等大型图书的编写工作,发表过《朗贝西与他的〈茶师与茶屋〉》《乌黛丝的诗歌创作道路》《一个畅销书作家的文学探索》等论文,主要译著有《孤独与沉思》《六个道德故事》《黑蜘蛛》《自由的目光》《巴黎的忧郁》《灰色的灵魂》《午后四点》《加斯东·伽利玛——半个世纪的法国出版史》等五十多部,2002年被法国文化部授予“文艺骑士”荣誉勋章,2010年获第二届傅雷翻译奖。

文摘

第一章
发现北京
北京有多古老?200年还是2000年?在它所处的地方或者说在它周围,先后有过许多小镇。936年(公元后),契丹人夺取了这座叫做永州的城市,在它的废墟中建起了一座城池——皇帝们把它作为自己在南方的首都——燕京。1212年,它被成吉思汗毁灭,后由忽必烈重建,并于1267年把它作为首都,叫做大都,引起了马可·波罗和方济格会修士奥德里克的景仰。不过,15世纪,它再次被永乐皇帝重建,皇帝让人建筑了黑乎乎的高大城墙,把北京最古老的部分围了起来,并设了坚固的大门加以防守。由于墙外小城镇的数量激增,于是他们又与第一道城墙同轴心建了第二道城墙,以抵御墙外的人。到了17世纪,满人掌权,把汉人从这个区域内赶了出去。1679年,地震再次毁灭了这座城市,在这一地区夺走了40万人的生命,一年后又发生了一场火灾,皇宫尽毁。18世纪,北京又在灰烬中新生。所以,我们今天所见的这座城市只有200年历史,不过,它是依照早期的图纸兴建的。
设计图纸经过严密论证,没有哪座城市比北京的人造痕迹更重了,他们用人工堆起山丘,在北面保护着皇帝所居住的“紫禁城”。紫禁城位于首都中央,轴线交错,四周围着城墙,只有少数宠臣能够入内。早先的北京呈正方形,后来便保持这种形状,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它都被分成一个个方块,朝着四个方位基点。屋子的高度都是由皇帝规定的:不能超过两层,不能比宫殿高。屋顶的颜色也要符合严格的规定:金瓦是皇帝专用的,蓝色是天坛用的,绿色是其他庙宇和官方建筑用的,平民百姓只能用融合地与墙的颜色二一灰色。城市的地点也是经过精心选择的,最后由皇帝决定,它的周围不能有任何河流。但是,1280—1283年间,忽必烈让人修建了一条运河(河边今日杨柳依依),把北京与黄河、长江流域富饶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连接了起来。由于其行政地位,由于贯穿城市的重要水路,北京跟罗马一样,是少数几个早在工业革命到来之前居民就达到百万的城市之一,现在则有300万人。
我曾说过:北京是掩面人,无法让人一览无余,不像在巴黎圣母院顶上能一览巴黎,在帝国大厦楼顶能一览纽约。相反,在北京,没有一座地标性建筑能跳到人们眼前。白塔能远远看见,但那种仿藏族的白色与城市很不协调;最近成为北京象征的天安门走到近处才看得见;作为首都地理与政治中心的皇宫又隐藏在城墙后面。克里姆林宫也如此,几个世纪以来竖立在莫斯科中心,也像是一座禁城,但其教堂的金色葱形圆顶至少展现在众人眼前。在北京的中心,没有一座标志性建筑:它大大地缺少一个东西。
对一个欧洲人来说,这似乎异乎寻常。欧洲的城市是围绕着标志性建筑——教堂和市政厅——来布局的。在这些建筑物前面,不是草坪就是广场或是市场,大街四通八达,市民们经常去那里聚会。北京的市中心却相反,它不是吸引人的地方,而是排斥人的场所,人们不能接近宫殿。北京不是以宫殿为中心来布局的,而是远远地退离红墙。中国人甚至被赶到第一道围墙外面,围墙本身似乎也受到了影响,有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北京的正方形布局完全排斥了“聚合”这一概念。它清楚地表明,这座城市不是根据大众的需要而是根据君主的法令建造的。空间的布局只考虑数字因素,所以,它在这里只是一个容器,没有实质性的内容。看到这座无限古老的城市呈现出一大片方方的地块,跟美洲、南部非洲和澳大利亚那些没有历史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游客们不禁大跌眼镜。
这是因为,北京尽管古老,却没有历史。巴黎的历史,是巴黎人民的历史,而北京的人民从来就没有作为一个整体存在过。在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弗兰德尔地区,城市居民通过契约联系在一起。他们要求得到自己的权利,并且成功地集体掌握了某些权力,自我管理;大钟、塔楼、钟楼反映了资产阶级共同体内在的统一,后来,社会斗争又在广场和街道上留下了痕迹。而北京由于缺乏资产阶级,从来就没有一个拥有自己的市政管理部门的城镇,从来就没有一个组织,也没有达到自治。在汉人的协助下,皇帝统治着散乱的人群,他们的团结只限于家庭内部,对外表面和气,其实互相之间并不支持。北京的各个街区和它的人口一样,仅仅是简单的重复,这座城市没有组织机构。

En français

«Ce livre n'est pas un reportage : le reporter explore un présent stable, dont les éléments plus ou moins contingents se servent réciproquement de clés. En Chine, aujourd'hui, rien n'est contingent ; chaque chose tire son sens de l'avenir qui leur est commun à toutes ; le présent se définit par le passé qu'il dépasse et les nouveautés qu'il annonce : on le dénaturerait si on le considérait comme arrêté. Il n'est qu'une étape de cette "longue marche" qui achemine pacifiquement la Chine de la révolution démocratique à la révolution socialiste. Il ne suffit donc pas de le décrire : il faut l'expliquer. C'est à quoi je me suis efforcée. Certes, je ne tiens pas du tout pour négligeable ce qu'au cours d'un voyage de six semaines j'ai pu voir de mes yeux : se promener dans une rue, c'est une expérience irrécusable, irremplaçable, qui en enseigne plus long sur une ville que les plus ingénieuses hypothèses. Mais toutes les connaissances acquises sur place par des visites, conférences, conversations, etc., j'ai tenté de les éclairer à la lumière de la Chine d'hier, et dans la perspective de ses transformations futures. C'est seulement quand on le saisit dans son devenir que ce pays apparaît sous un jour véritable : ni paradis, ni infernale fourmilière, mais une région bien terrestre, où des hommes qui viennent de briser le cycle sans espoir d'une existence animale luttent durement pour édifier un monde humain.» Simone de Beauvoir.

> Voir tous les titres Dans notre sélection Auteurs français en traduction chinoise